当前位置:主页 > M人生活 >一夜的温存却只换来更巨大的寂寞──徐嘉泽《窥》

一夜的温存却只换来更巨大的寂寞──徐嘉泽《窥》

2020-06-14 访问量:222 分类:M人生活 作者:

一夜的温存却只换来更巨大的寂寞──徐嘉泽《窥》

一夜的温存却只换来更巨大的寂寞──徐嘉泽《窥》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《窥》,读起来有点散文的感觉,又有私小说的味道,每个短篇都以简单的形式,不繁複的手法表现,平舖直叙,口语亲切,很容易让读者产生共鸣。

虽然写作的调子是轻快的,语气是轻鬆的,但内容传递的讯息不一定云淡风轻,很多阴霾,很多风雨,只不过笔法节制,每到可以洒狗血时戛然而止。

伤感是必然的,同志的情爱通常没有结果,不稳定的,不固定的,不确定的,三不定,让心里时而追寻时而懊悔,心里百感交集,化为文字怎幺可能轻盈?举重若轻有时候是作者的生命态度,有时候是写作手法。

《窥》,偶像剧的写法,难掩不得结局的惶然与虚空,所有故事,口感微甘略酸,带一点苦涩,是非常迷人的小说集。

徐嘉泽当年这本新手作品,写出爱情场域的空虚。空虚来自于没有出路,多元成不了家,情恋易逝,关係难久长,寂寞到极点,在情海浮沈时便抓住浮木,免于灭顶,却仍然上不了岸。

像〈琴殇〉说的:「什幺都抓不住啊,如果真能抓得住什幺东西,就不用一个人在这城市中去追寻着什幺,我要的不过就只是那一丁点温暖而已吧,儘管是陌生男子的体温,都可以的。」

这段文字一方面勾勒一晌贪欢的心境,丝丝入扣。一方面表明,一夜情,不一定是肉慾,也许只想有人在身边,但不讳言「一夜的温存却只换来更巨大的寂寞」。

于是,分分合合,在徐嘉泽笔下的旷男,经常回忆与现实交错,新欢与旧爱影像交叠,「和前一个男人分手后,不知怎幺的,老是想到过去的事。」好几篇小说都有前后任比较的喜悦或伤感。

儘管多有伤感,但不是每篇都描述追寻与失落,也有happy ending,不过并非浮浅的、表相的、歌颂人间爱的那种文章。这篇当作书名的〈窥〉,刻划其中心理,甚为好看。──男友小皓、情人M,常常趁「我」睡着,取「我」手机偷看通话纪录,或从皮包、名片、发票窥测出轨的蛛丝马迹,却因「我」浅眠而察觉。周旋于三角恋情的「我」,则将计就计,假造简讯,製造情爱关係紊乱的假像,希望其中一方自动退出,自己却不主动,不抉择。

从手机、电脑、日记、手札窥探情人的秘密,彼此斗智,不论异同恋,都常这样(看过刘震云《手机》小说或改编电影吗?惊心动魄的爱情躲藏与捕捉关係)。这篇小说透过三个男人的互动,以及叙述者与其女性知己(小裴)的对话,表现揣测、试探、需索的微妙心理。

小裴是最可爱的角色,勇劈多位床友,发展「开放性 关係/开放 性关係」,她劝「我」:「追求爱情始终是好的,无论是爱或是性」。经过试探与挣扎后,这篇小说的主要角色,爱情修得正果(不是婚姻,而是确定下来)。

《窥》多篇纯爱小说,都好看。这是徐嘉泽第一本书,奠立了日后风格,虽然偶有失手,在所难免。失手,指的是,譬如〈垦丁蓝恋〉,便出现了叙述观点问题。(以下有雷)恋人子清逝世前託请照顾在垦丁的弟弟子扬,日后「我」到垦丁,一到达坐下餐饮的第一家店,看对眼的waiter无巧不巧的就是弟弟子扬,两人展开淡淡的恋情。

但一开始知不知道这位waiter就是前恋人的弟弟呢?如果早知道,那幺以第一人称的「我」描述对方时,就不会是「服务生」;如果日后知道,则恍然大悟时语气又太过淡定,没有丝毫惊讶。这种写法恐怕是为了吊读者胃口,製造戏剧效果,反而弄巧成拙,不合情理。

偶有小疵,不影响此书的阅读趣味。说《窥》读来像散文或私小说,是因为笔下角色都有作者影子,年纪背景差不多,虽不像《荒人手记》以降的同志文学那样每个同性恋者都是文青,但也都是青春鸟,飞扬的生命,身边尽是「温暖的男体」,慾望交横,进出同志三温暖,往来无白丁,更无老弱残疾,角色类型单一。然而这时候的徐嘉泽尚末写出《下一个天亮》,把他的系列作品一路读下去,才感受到他充沛的写作能量。

► ► ► 更多徐嘉泽作品

Photo from Flickr by holgabot*

试读《窥(新版)》

 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